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技术应用 > 正文

用铅笔写诗,用钢笔写评论――论批评家、诗人臧棣

作者:admin来源:中国文具网 日期:2015-6-10 8:27:43 人气: 标签:

  周瓒T心研读臧棣的诗文,我很难做到不被他的言js语风格吸引,并怀着无比的好奇与兴奋继续我的阅读。和茨维坦。托多洛夫在谈论布朗肖时所发出的喟叹很类似虽然并非总是如此,他说任何用布朗肖以外的另种语言解释其作品的企撖惊愕和摹仿改写抄袭之间进行选择,在准备对诗人臧棣所作的评论工作进行番考察时,我也强烈地感受到种在默默地欣赏惊愕和摹仿改写抄袭之间进行选择的引力。当然,这也同时激发了我试摆脱和疏离这种引力的意识和实践兴致。

  相当长段时间里,或者在文学场域的大部分空间中,诗人和批评家是两种职业,两类人群,他们的工作各自独立,并且在当代中国文学史上,形成了种相互隔绝,互不信赖的关系。单单回顾下20世纪80年代初期有关朦胧诗的论争,就不难理解这种情形。它对当代诗歌的接受状况所造成的危害相当复杂,方面造成了诗歌教育的严重滞后,另方面又反过来加速了当代诗歌在当代文学和文化场域中的位置日益孤立的局面评方法的陈旧,而批评家则在艰难地试跟进当代诗歌写作潮流,试理解那些在他们看来眼花缭乱的文本和观念。有种流行的观点认为,批评家之所以做不好诗歌批评,原因是他们中大多数人缺乏写作现代诗歌的经验。然而,从学术储备的角度看,诗歌批评工作不必非得有诗歌写作的经验和实践作为准备。个从未尝试过也没有愿望尝试写诗的批评家,照样可能有解读和评价诗歌的资格,只要他能够说出富有启发性且令人信服的解。

  在当代诗人和批评家之间缺乏有效的交流机制,这使得进入20世纪90年代,诗人批评成为个重要的批评现象。当代诗人中,从朦胧诗人杨炼到后朦胧诗人西欧阳江河翟永明钟鸣陈东东肖开愚孙文波张枣西渡韩东于坚,到更年轻的诗人姜涛胡续冬等,都在写诗的同时,写作了大量的批评文字。臧棣是这些诗人兼批评家中的员。假使我们比较这些同仁中各人中最出色的前位批评家之列,也许是前两位之早在1997年,我曾经在谈论当代中国文学中的诗人批评现象时得出以下推断个诗人意识到自己身处的时代,以及在这时代中诗歌的恰当位置我这样理解进入九十年代以来的当代诗人介入批评的自觉选择,单纯地介入时代的选择无论是赞美式的还是反抗式的都可能是诗人对身处时代的误解,或者说是对诗人身份的非分的虚幻要求和想象。关注阅读经验成为诗人包容又疏离于生活经验,由自我意识走向创造意识的重要途径。它在文化意识和写作品格完善的双重意义上显了当代诗人走向成熟的可能性,现在看来,需要修正的是,这个推断大抵切合于理解诗人兼批评家的双重身份中的诗人对待诗歌的种态度,正如伟大的诗火同时也写出过出色的批评文字对美负有责任。然而,说到批评,介入时代也好,介入现实也好,却是其可能也必要的任务之。诗歌或文学批评既要对诗歌说话,也需要对诗歌所现指涉的现实和批评所标榜的现实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景观,而他也并不过分强化有着诗歌书写经验的他在从事批评时的优越,写诗可能有助于我更细心地对待批评对象,仅此而已当然,在新诗史上,诗人从事批评工作并不是直到20世纪90年代才开始出现。新诗初创,胡适宗白华康白情郭沫若穆木天徐志摩等,就曾结合新诗的尝试,也写作过不少论诗评诗人,以及构想新诗创作和批评理论的文字。稍后,还有梁宗岱冯至卞之琳吴兴华袁可嘉等,在结合自己的写作实践和译介或借鉴外国诗歌的过程中从事的批评思考。正如丁。8艾略特在论及庞德时所言,这些与新诗写作相伴随的批评工作,显了诗人对自己的作品思考的延续,尽管,在新诗史上的不同时期里,诗人延伸其诗歌写作而完成的诗歌评论,不可避免地带有其时代特征,而且对他们的批评成绩也需要个别研宄。进入20世纪90年代,大多诗人而,在诗人臧棣那里,却还需要加上点,即他的批评不仅是对自己的,而且还是对同行们的作品思考的延续。我毫无保留地相信,臧棣的诗歌评论张扬了他自己而与其说这些观念和趣味在诗人的成长过程中是逐渐完善的,不如说它们是围绕着个核心,增殖丰富并且充满了未知的可能性的。而这种可能性的获得是以批评家臧棣对他所喜爱的前辈和同代诗人的研读和吸收分不开的。

  臧棣是位真正做到融历史眼光于写作理想中的当代中国文学中的诗人批评家。他的批评甚至没有如丁名艾略特对诗人批评家自谦式的批评分类描述诗人的诗评,是所谓的作坊式批评,的两种缺陷,批评家臧棣既没有把与自己的作品不相干的或者他所反感的文本抛诸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外,也没有简单地从他自己的艺术之外作判断。或许可以说,在诗人批评家臧棣之外,还存在个历史研宄者的臧棣。这位历史研宄者主要从事的是新诗史的研宄,尽管相关研宄论著尚未付梓,但从已经发的部分论文里,我们能够清晰地辨识出这样个身影,而这也是臧棣区别于或更准确地说优秀于众多其他从事诗歌兼批评工作的同行的原因之。

  或许正因为臧棣是名优秀诗人的缘故,他的评论写作和诗歌写作是如此紧密关联,以至于我感到如果脱离开他的诗歌谈论他的批评,就很可能是在片面而且狭隘地理解他。这倒并非说诗人臧棣的批评文字属于诗歌创作谈类,或者,也并非说我这里所做的工作近乎某种对作家作品研宄的复制,所以需要结合他深入地观察臧棣的诗歌写作和评论写作的关系,就会发现臧棣的文学批评实践和诗歌写作之间无法剥离,它们是相互砥砺互相促进的,它们共同面对的决不仅仅是作为诗人的臧棣的个人诗歌写作问,而同时也是面向现代汉语诗歌的历史现状和未来种充满实验精神的未来的思考。从单向度看,作为名出色的诗歌评论家文学史研宄者,臧棣的诗歌批评为他的诗歌写作开拓了更加深广的背景,促进了他的诗歌观念的形成完善以及诗歌实践的自觉与丰富。可以说,批评家臧棣通过将他的评论工作加入到诗歌写作中,因而获得了种更包容的诗歌意识和批评视界。正因如此,我们看到的不是这样的比喻用左手写诗,右手写评论,而是另种修辞我用铅写诗,用钢笔或圆珠笔写评论按照写作或发的时间顺序阅读臧棣写作的批评文章,关于其诗歌批评的特征,我大致得出如下点深刻印象第,反思与实践的驳论特征;第,自觉的诗歌史建构意识;第,贯穿始终的有关新诗本体性质从批评意识的角度看,将批评自我融入批评对象之中,不仅仅去体验对象的体验,而且同时也与对象建立起对话和辩论的关系,在这种对话关联中反观自己的写作和批评观念,这使得臧棣的诗歌批评带有鲜明的辩驳与确认并存或重合的特征。批评的问意识或来自当代诗歌中流行的观念,或来自积重难返的文学史研究中背负的焦虑性话,或来自诗歌界纷纷涌现的由旧话改头换面的新概念以及不无蛊惑性的各类惊人言论。对20世纪90年代初流行时的幸存意识叭对当代女性诗歌写作中自白话语影响下的写作和批评误区,对当代诗人关于技艺的偏对如年代末诗歌论争中存在的各种反智话语的辩驳等,其中些驳论有助于帮助写作者厘清写作中的误识,另些则有助于克服当代文化语境里诗歌教育和诗歌接受中对于新诗存在仅仅是反驳,或仅试以自己的诗歌趣味和立场去取代被反驳对象的趣味和立场,并不是我这里所描述的臧棣的诗歌批评特征。从阅读的角度看,批评家臧棣的态度或许可以称为种善意的阅读,他并不先在性地带着自己的好恶看待哪怕是后来被他驳斥得体无完肤的诗歌言论。正像他在谈论比他更年轻的,在写作上和他本人的风格差别甚大的诗人时意识到的,诗歌批评者面对个新的批评对象时,往往会因差异而产生错觉,甚至困惑,臧棣认为读者需要习惯于反省自己的阅读习惯,而他本人正是这么做的。因为能够总是反省自己着。关于这点,我在下文将会仔细论及。

  现代性,曾经是考察中国近现代文化和思想史问也曾经有过现代性研宄的热潮。在新诗的评价和新诗的现代性之间强调种价值同构关系,是臧棣追问长达80多年的新诗发展的总体成就时采取的学术思路。其出发点是重新评价新诗的成就,臧棣不但弓入了现代性追求作为考察新诗生成和发展的出发点,而且还进步分析了现代性的自我确认的性质以及新诗应在自身的历史中寻求评价标准的必要性。针对学界对新诗成就的。yMe,ryWaam.VYun低估现象,更重要的,针对普遍存在于公众心目中的,将现代简单地视为反传统新诗和旧诗之间的关系是种承继关系这样种心理预设,臧棣重新界说了现代和传统的关系现代性追求的只是不同于传统,其终极目标和内在逻辑都不是反对传统。,旧诗对新诗的影响,以及新诗借鉴于旧诗,其间所体现出的文学关联不是种继承关系,而是种重新解释的关系。,最初读到臧棣的长文后朦胧诗作为种写作的诗歌时,我为其通过诗歌批评沟通新诗史,构想了种新颖而有效的当前诗歌状况的阐释机制的自觉意识和有益尝试而折服。论文以90年代初出版的中国现代诗编年史后朦胧诗全集为考察对象,力不仅仅从文学史的角度,而且也从批评的角度,对后朦胧诗这命名进行评析。批评家对批评的任务功能与限度都有着相当清醒的认识面对如此纷繁庞杂的显露出尖锐的审美差异性的但现在被全集笼统地框入后朦胧诗这命名建构的近十年中国现代诗歌,批评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更敏锐地建立起个能进行有效阐释运作的知识结构,以便透过现象面多姿多彩的形状极不规整的文本对峙,显出种类似几何的当代诗歌写作的统性;并在其中探讨既作为种精神历险又作为种艺术实验的后朦胧诗,十年来对中国现代诗歌所做的独特的引人瞩目的贡献。,因为有了这样的认识,在考虑后朦胧诗的划分时期时,臧棣没有受20世纪80年代中期第代诗歌运动和文化思潮所显出的激进运动的象所迷惑,也灵巧地摆脱了缠绕在人们意识中不自觉的进化论或线性史观诗第代诗和九十年代初的个人写作的诗歌视为中国现代诗歌这系谱的大来源。这样,看似内部分裂,其实是并存的当代诗歌现象,都能够在换了个视角的前提下得到重新审视。新的诗歌意识是几代或不同阶段与潮流中的诗人共同塑造的汉语诗歌应该在场激进的语言实验中来重新加以塑造;不仅如此,还应把汉语现代诗歌的本质寄托在写作的可能性上。,然而,后朦胧诗写作中存在的局限性也因之而出现了。激进的语言实践在换取诗歌感受力的解放的同时损耗着自身,写作的可能性被简单地直接等同于写作的文本性,写作的策略性被错误地等同于写作的真理性。唯可以起到遏制写作向着与主体的审美洞察无关的即兴的制作蜕变秀的诗人能够为写作的可能性划定出个历史的写作限度,将诗歌的达力量建立在写作的延续性上。因为写作的可能性不可能被无限地追踪,因为它不是写作本身;它需要收缩到我们对中国现代诗歌的本质的洞察这轴线上来,1.

  以中国现代诗歌的本质为洞察诗歌写作可能性用来描述臧棣的诗歌批评的运动形态。而这点又是和他的诗歌写作实践密切相关的。

  在其技艺日益精进且无比勤奋的诗歌写作中,臧棣似乎形成了某种对诗歌本质或其本质性因素进行沉思的习惯。不妨看看他对诗歌是怎样的这个问的各种描述我梦想写出的是这样种类型的诗歌它将人得种更集中更强烈的生活。,诗歌不是抗议虽然把它用作抗议,常能奏效,诗歌是放弃,是在彻底的不断的抛弃中保存最珍贵的东西。诗歌也不是颠覆和埋虽然它常常要去摧毁和埋掉些事体,诗歌是呈现和揭,是人类的终极记忆。,就它和人类的能力的关系而言,诗歌是形象的人类学,是语言的宇宙学它包含大地,也接纳天空,甚至更远的地方。

  在范式的意义上,诗歌仍然是种知识,它涉及的是人的想象和感觉言化。,即使是在沉思诗的本质,正如前文所描述的,臧棣言,我们或许还能够找到话语的针对性所在。同时,在系列的关于诗的观念的述中,批评家十分注意给他所得出的推断,设定个限定性的前提,或简单地从句法构成上说,就是加上个个状语。它们显出思考的条理和细致特征。

  我现在仍然认为诗歌是同种特别的并且因为特别而显得神秘的灵魂现象联系在起的人类于我们所熟悉的肉体。灵魂并不纯洁,但是它可能非常高贵。

  我现在意识到,诗歌所依赖的最本质的东西不是个人经验;当然,也不是种简单意义上的集体经验,而是种为人类所独有的生命意识,荣格曾称之为人类的集体无意识。

  意味着种特殊的关于人类自身的知识。从时间限定方式看,我现在仍然,我现在意识到这样的句式明了批评家是在反复思考和深刻的自省意识中,围绕诗歌的本质性之轴工作的。而下面几段引文中,我愿意想象,我猜想而非我发现这样的限定,又暗了诗人在其批评意识中加进了类似于乔治。布莱所谓的他人的我思的意识。因为批评家身兼诗人之职,再发现他人的我思就成为种自我观照。所以,诗人用排比句法就不单单是种行文的风格,而是种准确细致的内在达法本现了诗人兼批评家臧棣所谓的展细节的辩证诗歌是种慢,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我愿意想象诗歌的本质是不及物的。

  诗歌是对生命意识的捕捉。

  我的诗歌写作的主要目标是揭人对生命自诗歌是关于想象力的特殊的知识。

  诗歌是我们用语言追忆到的人类的自我之歌。,我猜想,诗歌带给人类的最基本的乐趣之,就是它能不断地在我们的已知中添加进新生的无知。这种能力也许可以归入诗歌的本质。诗歌最基本的审美倾向也是以悖论的方式体现出来的诗歌让我们欣悦于我们所能知道的事情,也让我们兴奋于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诗是由诗来定义的。

  诗歌的伟大在于它不仅矛盾于自然,而且矛盾于人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罗列和引用省去了具体的文本语境,所以,类似,言式的摘引并无意给阅读造成类似于臧棣诗歌创作谈或随感式的印象,完整并准确地理解这些述需要去直接阅读原文而根据对原文的细致阅读和比较,我意识到,作为名批评家,臧棣自写作开始就为他的诗歌写作确立了种自我检视的批评意识。这些思考从诗歌的本质因素出发,从各个侧面,从人与诗,诗与世界,语言与感觉,诗与历史,诗的功能等方面,为使诗歌写作延伸至批评写作进行铺垫。

  从批评方法的角度考察,也许我这里所进行的归纳有些粗疏,我觉得臧棣的批评理论有着两个来源,它们被同个概念新批评冠名,实则有着批评的不同侧重点和方法。英美新批评,以丁。3艾略特1瑞恰兹为代,另个是被称为法国的新批评,罗兰巴特是其中最具代性的范例。臧棣在吸收丁。3艾略特等前辈批评大师们的批评理论时,有他自己的选择和修正。当然,要细致地考察臧棣的批评方法的来源,可能需要篇更长,也更系统的论文完成。而无论是学术性强臧棣的批评风格简明深刻引人注目,这些文字已经刷新了中国新诗批评的观念。

  臧棣假如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在写些什么答诗人西渡的书面采访,收入从最小的可能性开始,273页,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年版。

  乔治布莱批评意识,郭宏安译,9页,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3年版。

  臧棣无焦虑写作谈王敖他的姿态,他的语感臧棣现代性与新诗的评价,现代汉诗反思与求索9495页,作家出版社1998年版。

  臧棣诗歌作为种特殊的知识,原文论报1999年7月1日,帏中国诗歌90年代备忘录,45页。

  臧棣后朦胧诗作为种写作的诗歌,349页。

  臧棣假如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在写些什么答诗人西渡的书面采访。

  臧棣诗歌的风箱。21世纪中国文化地第卷,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臧棣决不自然我这样理解诗,鹕诗刊2004年周瓒,中国社科院文学所副研宄员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上一篇:圆珠笔的悖论
下一篇:铅笔和橡皮